来自中国的官方数据罕见但短暂地展示了新冠病毒导致的真实死亡人数,表明今年早些时候,一个省份死于新冠的人数可能几乎相当于北京所说的整个疫情期间中国大陆的死亡人数。该数据在周四发布于省政府网站,仅几天后就被删除。但流行病学家查看了该信息的缓存页面版本后表示,这是该国官方统计数字严重低估的最新迹象。该网站称,今年第一季度,浙江省的火化遗体数增至17.1万。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7.2万,增幅约为70%。今年2月,中国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大陆的官方死亡人数为83150人——这个数字非常低,独立研究人员称其不可信。此后,政府仅每周或每月公布死亡人数,将这些数字加起来得到的死亡人数总计约为83700人。去年年底,中国新冠病例激增,迫使政府在12月放弃了严格的疫情限制措施。然而,政策的突然逆转让医院和药店对疫情的冲击措手不及,很可能加速了全国范围内的感染蔓延和死亡浪潮。中国各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激增持续了大约两个月。大多数死亡发生在1月,但也有很多人在12月死亡。流行病学家估计80%至90%的人口被感染。浙江省的数据为了解中国政府一直严加保密的火葬数据提供了一个窗口。虽然这些数据不包括死亡原因,但研究…

这听上去不过是又一个网上的养生小花招:做些意大利面或白米饭,放冰箱冷藏一晚。到了第二天,食物中的天然淀粉会转化成某种更健康的抗性淀粉,可以带来各种健康益处,包括降低血糖、改善肠胃健康、降低某些类型的癌症的风险。一种食物仅通过烹制和冷却就能改变健康属性,听起来美好得不像真的。不过在伦敦国王学院肠胃生理学家巴拉兹·拜卡这样的专家看来,这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含淀粉的食物经过冷却会产生可能有益健康的结构变化,拜卡说。以下是我们知道的。什么是抗性淀粉?抗性淀粉是一种天然存在于某些植物性食物里的纤维,例如全谷、豆类、坚果、种籽、绿香蕉和大蕉。不过在以普通淀粉为主的食物里,抗性淀粉含量也可能在烹制并冷却后增加,比如大米、面食和土豆。拜卡说,烹制并冷却会导致食物中的淀粉分子变得更紧密,更难消化。这就意味着淀粉有了“抗性”,也就是它的糖分子不像往常那么容易分解并吸收到你的血流中。抗性淀粉的健康益处有哪些?佛罗里达膳食学家、专门从事糖尿病人照护的金伯利·罗斯-弗朗西斯说,由于不易消化,抗性淀粉不会像普通淀粉那样导致你的血糖急升。它会留在你的肠道里,成为有益微生物的食物,拜卡说。这有助于滋养这些微生物,从…

中国

由于关系到数十亿美元的贸易,中国和欧盟同意进行谈判,试图解决不断升级的关税争端。中国商务部周六晚间表示,部长王文涛与欧盟贸易委员瓦尔迪斯·东布罗夫斯基斯商定,将就欧盟对华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启动磋商。在数小时前,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表示,欧盟愿意进行磋商,并表示希望可以避免征收关税。本月,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提出,将对来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在现有10%的进口关税基础上加征最高38%的关税。欧盟委员会表示,它发现中国的电动汽车行业获得了政府和国家控制的银行系统的大量补贴。中国的电动汽车出口对欧洲汽车制造商构成了越来越大的挑战。

国际的

以色列总理称,加沙地带的战争将很快进入一个新阶段。“与哈马斯的激烈战争阶段即将结束,”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周日接受电视采访时说。“这并不意味着战争即将结束,但战争的激烈阶段即将结束。”但是,经历了半年多的可怕流血事件之后,无论这些言论能多让人宽慰,内塔尼亚胡都迅速澄清了两件事:加沙停火还没有到来。下一场战斗可能是在黎巴嫩,与哈马斯的盟友真主党部队作战。他说,从加沙撤军后,“我们就能把部分部队调往北部。”内塔尼亚胡没有宣布入侵黎巴嫩——因为此举很可能导致以黎双方都损失惨重,而是与真主党达成外交解决方案留下了余地。关于加沙问题的任何外交解决方案仍然不确定,部分原因是,如果以色列未将哈马斯赶下台就停止在加沙的战斗,内塔尼亚胡的联盟可能会崩溃。不过,内塔尼亚胡似乎在暗示,以色列在完成目前对加沙最南端城市拉法的军事行动后,不会寻求对加沙中部城市发动大规模地面进攻,加沙中部是以色列军队在该地唯一没有发动过此类袭击的地区。虽然以色列领导人自1月以来一直表示,他们正在向强度较低的战争过渡,但拉法行动的结束可能才会促成这一进程的完成。内塔尼亚胡的讲话,以及周一身在华盛顿的以色列国防部长约亚夫·加…

在穿越黄海逃亡300多公里后,这位异见人士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带夜视镜。去年夏天,权平骑水上摩托艇离开中国的逃亡之旅即将结束时,他透过黑漆漆的夜色眺望韩国海岸。靠近海岸时,他看到海鸥如同漂浮在水里一般上下晃动。他继续向前,然后就搁浅了:原来海鸥蹲在泥地上。他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我什么都带了:防晒霜、备用电池、割浮标绳的小刀。”他还做好了准备,如果被困,就用激光笔发出自己所在位置的信号;如果被抓,就用打火机烧掉自己的笔记。他还持有进入韩国的签证,他说,他本打算抵达入境口岸,而不是在滩涂上搁浅。这些都还不是全部。现年36岁的权平是朝鲜族人,他曾嘲讽中国的强权领导人,并批评执政的共产党迫害国内外许许多多的民主活动人士。他说,结果自己被政府禁止出境,多年来面临拘留、监禁和监视。但逃到韩国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期的解脱。他说,他仍然受到中国政府的追捕,而且还被韩国政府关押了一段时间。即使在获释后,他在法律上也处于困境:既不被通缉,也不被允许离开。权平获准离开韩国是10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在周日飞离韩国的几天前,他回到了去年夏天在仁川外海无奈搁浅的那个滩涂,并首次公开讲述了他精心策划的逃跑的细节。他在韩国的…

首尔附近一家锂电池工厂周一发生火灾,官方表示,火灾造成22名工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中国劳工,这是韩国近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火灾之一。官员们说,救援人员仍在首尔以南45公里的华城寻找一名据报失踪的工人。他们说,目前还不清楚火灾发生时这名工人是否在大楼内。两名工人因重伤被送往医院治疗,另有六人受轻伤。华城消防部门官员金振永(音)表示,火灾发生时,工厂里共有102人在工作,该厂为锂电池制造商Aricell所有。22名遇难者当中包括18名中国劳工和一名老挝劳工,还有两名韩国人。遇难者死在工厂的二楼。这一层面积有1161平方米,有两个没有上锁的安全出口楼梯通向室外,但金振永表示,工人们在到达安全出口前就已经被火焰和有毒的烟雾吞噬。高级消防官员赵善浩(音)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仅15秒钟,楼层就被浓烟和火焰包围。他说,在试图用灭火器灭火无果后,工人们冲到了楼层一个没有出口的区域。他说,死亡的劳工都是临时工,他们很可能不熟悉大楼的结构。他还表示,“烟雾的毒性很强,吸入一两口就会失去知觉。”包括朝鲜族人在内的中国人是韩国最大的外来务工群体。根据政府去年底公布的数据,在持临时工作签证访问韩国的52.3…

四天的亚洲之行。俄罗斯总统普京仅用四天就激怒了华盛顿,削弱了北京的影响力,并且让一些已经手忙脚乱应对混乱世界秩序的印太地区国家紧张不已。在本周访问了红色共产主义之都平壤跟河内后,普京留下了一张重新绘制的亚洲风险地图。位于地图中心的是朝鲜:一个经常威胁邻国的无赖核国家,突然因俄罗斯承诺提供尖端军事援助和签订共同防御条约而气势大涨。普京还与越南签署了至少十几份协议——在中美两国争夺影响力之际,越南对它们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他坚持认为,“封闭的军事政治集团”无法建立“可靠的安全架构”。这次访问既是挑衅性的,也是破坏性的。它表明,有时被称为中美新“冷战”的权力争夺并不像看上去那般二元对立,而且该地区许多国家似乎在这一周之后感受到了更深的不安。普京的来访,以及他时而肆无忌惮、时而含糊其辞的威胁使得这些国家在围绕安全和大国竞争方面已经不容易的算计变得更加复杂。在过去几年里,主要围绕中国对台湾的主权要求,以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程度日益加剧等问题,印太地区一直深受美中地缘政治角力的影响。今年5月,中国在台湾周边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海军和空军密集演习,并称之为“严厉惩戒”。军演是在台湾新总统承诺捍卫该自…

编辑精选

最新消息

在科特迪瓦共和国最大城市的北部,阿拉萨内·瓦塔拉体育场就像一座雕塑,从尘土飞扬的棕色土地上拔地而起,起伏的屋顶和白色圆柱耸立在空旷的大地之上,如同一艘掉落在无人星球上的宇宙飞船。本周日,这座建于三年半以前的体育场将迎来它的标志性时刻,科特迪瓦国家足球队和尼日利亚国家足球队将在这座由中国出资并建造的体育场内,在数万名球迷的呐喊和欢呼声中,角逐非洲最大体育赛事的决赛奖杯。虽然这对非洲国家杯这项赛事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个场馆却是按照中国的条件在非洲土地上建设中国项目导致矛盾的最新例证。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体育场馆一直是中国在非洲开展外交活动的基石,但从21世纪初开始,体育场馆的数量不断增加,成为中国建设基础设施——从高速公路到铁路、港口到总统府,甚至非洲联盟会议中心——以换取外交影响力或自然资源的更大战略的一部分。通过这项被称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万亿美元计划,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核心合作伙伴,这些国家可以受益于它们本来可能无力承担的昂贵项目。但是,中国的建设有时也伴随着地方的腐败指控,批评者质疑这些大预算项目的价值,指出它们带来的长期经济效益存疑,但却带来了让政府苦于无法偿还的真…

机舱内冒烟。轮胎爆裂。挡风玻璃破裂。影响航班的问题层出不穷,让旅客焦虑不安,并导致全球每天有数千个航班延误和取消。这类事件引发了极大的不满和恐慌,要解释和理解它们的严重程度却并不容易。在这里,航空安全专家指出,当出现故障时,旅行者应该如何看待它们。首先要明确一点,出问题是难免的。最近几周里,几起令人担忧的航空旅行事件成了新闻头条——一次是飞机向海面急剧俯冲,一次是令人胆寒的晃动损坏了飞机的尾翼,以及引擎起火导致放弃起飞。但专家表示,那些最为常见的事故和故障即使听起来让人害怕,通常也并不严重。例如,液压泄漏是飞行员非常重视的常见故障,但它并不像听起来那样具有破坏性。这是因为飞机上有备用液压系统,为起落架、刹车、机翼襟翼和飞控系统等设备提供动力,使飞机能够起飞、飞行和降落。一架飞机偏离跑道,拍成视频看起来会很刺激,对机上的人来说可能也是一次可怕的经历。但它并不一定会给飞机造成严重损害,威胁到机上人员的安全。同样,起飞前可能出现的各种机械故障或保养问题允许会迫使飞行员将飞机停在登机口,或者从滑行中返回登机口。专家表示,弄清并解决这些故障很重要,但它们通常都是可控的小问题。“飞行员说,‘我受过…

俄罗斯总统普京结束了对盟友朝鲜的国事访问,前去拜访另一个盟友越南。他于当地时间周四凌晨抵达,希望在乌克兰旷日持久的战争期间,加强与该地区关键伙伴的关系。普京在乌克兰的战争让他被西方孤立,而他对战争弹药的需求,让他与朝鲜及其领导人金正恩走得更近。两国领导人因历史上共同的对手美国而建立了深厚的联系,并于周三恢复了两国在冷战时期的共同防御承诺。据俄罗斯官方媒体报道,普京已抵达河内。相比之下,在越南,他将会见最近与华盛顿建立了更紧密关系的官员。但莫斯科长期以来一直是越南主要的武器供应来源,普京也希望保持这一地位。这是普京第五次访问越南。去年,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曾访问越南,两位领导人都曾希望河内保证不会站在对方一边。对越南来说,普京此行将是巩固与俄罗斯关系的一个机会。俄罗斯是越南最重要的防务伙伴。尽管越南升级了与美国的关系,但它去年仍在寻找秘密途径购买俄罗斯的军事装备,这违反美国的制裁措施。华盛顿指责河内邀请俄罗斯领导人,称“任何国家都不应该给普京一个平台来宣传他的侵略战争,否则就会让他将自己的暴行正常化”。本周,越南新上任的国家主席苏林对俄罗斯驻越大使说,河内“始终将俄罗斯视为…

过去10年里,虽然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和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加深了与西方的对抗,但是,在至少在一个地缘政治项目上,它们始终与美国保持一致:拆除或至少遏制朝鲜的核武库。直到两年前乌克兰战争爆发。普京于周三访问平壤,并宣布了一项“在受到侵略时相互援助”的协议,这是迄今为止最严峻、让人感觉仿佛返回冷战的时刻之一,凸显出世界上三个最大的核大国阻止朝鲜核扩散的努力早已行将就木。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刚刚敲响了它的丧钟。普京所做的远不止放弃了确保朝鲜核克制的任何表面意愿。他承诺提供未具体说明的技术帮助,如果其中包括金正恩试图完善的几项关键技术的话,就可以帮助朝鲜设计出一种能成功重返大气层的弹头,从而威胁到它的许多对手,而美国首当其冲。在周三的声明中,甚至没有任何地方暗示朝鲜应放弃外界估计它拥有的50至60枚核武器中的任何一枚。相反,普京宣称:“平壤有权采取合理措施来加强自身的防御能力,确保国家安全和保护主权”——尽管他没有说明这些措施是否包括进一步发展朝鲜的核武器。虽然这种转变已经非常明确,但它可能预示的东西依然令人震惊。“毫无疑问,这是冷战时期安全保障的复兴,”在乔治·W·布什政府负责朝鲜问题的车维德说…

意大利,基奥贾威尼斯附近一处拥有历史、建筑和更多内容的名胜,为过度旅游提供了缓解之所基奥贾建在威尼斯潟湖上的一群岛屿上,运河两岸矗立着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古老建筑,散发着颓败的光彩。基奥贾人称“皮克拉威尼斯”,也就是“小威尼斯”。当地人不同意这个说法,他们说,如果两地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附近的威尼斯应该被称为基奥贾的放大版分身,这是真的,基奥贾更古老。威尼斯非常担心疫情结束后再次人满为患,因此计划使用监控摄像头和手机数据来控制人群;前往基奥贾这样文化气息丰富的地方可以帮助缓解游客过量的压力。如今,基奥贾深受意大利和德国游客的欢迎,他们既被市中心历史悠久的建筑美景所吸引,也被其大陆郊区索托马里纳适合家庭团聚的海滩所吸引。这座城市保留了一种粗犷的海洋气息,可以作为自行车旅游的理想地点。它也以菊苣闻名。在关于过度旅游的意识日益增强的时代,对于寻找冷门景点的旅行者来说,这个微型威尼斯是令人愉快的选择。(撰文:Anna Momigliano)类别:可持续旅游和新行程莫桑比克,齐马尼马尼国家公园一个身处困境的国家的新公园有着古代岩画,并为当地物种提供庇护即便是在一个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处于封闭状态的时期…

不要错过

《改变世界的一周:1999年反WTO抗议口述史》,D·W· 吉布森 著(ONE WEEK TO CHANGE THE WORLD: An Oral History of the 1999 WTO Protests, by DW Gibson)《世界是如何耗尽一切的:全球供应链幕后》,彼得·S·古德曼 著(HOW THE WORLD RAN OUT OF EVERYTHING: Inside the Global Supply Chain, by Peter S. Goodman)1999年11月一个寒冷的早晨,雨林行动网络成员哈罗德·林德试图在西雅图市中心离地数百英尺高的建筑起重机上悬挂一个巨大的标语。他在顺着一根绳索从塔吊向下滑时失去了控制,开始坠落。林德本来可能会丧命,但多亏了捣乱协会(Ruckus Society)的训练——这是一个培训行动团体的非营利组织,他知道要脱下无阻力的刷毛手套,徒手抓住绳子,然后等待同事们把他拉回去。在“地面上一群异教巫师”的“祈祷”帮助下,林德和他的朋友们成功展开了一面重达100磅的旗帜。旗帜上有两个指向相反方向的箭头,一个标着“民主”,另一个标着“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