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民议会今年四月刚刚投票表决通过了一个由绿党议员提出的限制PFAS的生产以及进口的法案,五月30日,法国参议院也将对该法案进行投票表决。鉴于日前参议院专门委员会已经多数表决支持了该法案,投票结果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就在参议院投票表决的前夕,法国里昂民事法院5月28日开庭审理了今年3月由里昂大区针对里昂两大化工企业法国的阿克玛以及日本的大金集团提出的快速诉讼程序,里昂大区要求法院任命独立专家调查这两个集团的工业活动所产生的“永恒污染物 ”也就是PFAS的实际情况、持续时间、范围和来源。

所谓PFAS,它的中文全名叫作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物质,简称全多氟烷基,他是一组超过一万个种类的化学物的统称,具有防水抗爇等功能,被广泛使用于几乎所有的工业,从日常用品如不沾锅,雨衣的生产到医疗,国防以及新科技行业等各大领域,七十多年来的工业生产导致PFAS今天在全世界各地无所不在,也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内部。

自从两年前法国多家媒体揭露了PFAS污染导致人体健康丑闻之后,法国的阿科玛集团便官司缠身,越来越成为众矢之的,里昂大区之所以要启动这项民事诉讼程序,按照里昂大区主席,绿党成员 Bruno Bernard的话来说,是为了颠倒举证责任程序,他向法国世界报表示:到目前为止,工业家们声称,他们的产品始终在规定范围内,他们的替代产品不会造成任何危险。总之,他们拒绝承担一切责任。所以,他希望要将举证责任倒置。是企业必须证明自己的产品没有危险,而不是象以往那样,是起诉方必须证明自己受到了伤害。

里昂大区因而要求法官设立调查组,对PFAS 污染进行整体的全面的评估,具体如何运作,里昂大区的律师之一,Quentin Outremiers 先生向记者介绍说:“此一诉讼案的关键是要求设立一位对PFAS污染做评估的独立专家,对罗纳河沿岸的 Chasse-Ternay 集水区的水遭到PFAS污染的状况作出全面的评估,明确阿克玛在Pierre Bénite的工厂与污染之间的关系,以便确定里昂大区,大里昂地区水务局和罗纳-南方联盟为此而遭受的损失,之后才可以实施污染者必须赔偿的原则。这必须首先等待法院任命独立调查者,独立调查者必须出台调查报告,倘若报告确定阿克玛集团在Pierre Bénite工厂确实是污染源头,那么,受害方才能够依据报告的结果提出民事诉讼甚至刑事诉讼。“

至于专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对律师来说,他必须对水资源有专业的研究,对PFAS议题感兴趣,必须拥有化学方面的知识,专家可以一位也可以是好几位专家组成的小组。专家的评估时间可以是几个月,也可能会延续多年,目前无法确定。

不过,里昂大区律师的上述观点在法庭上遭到阿克玛以及大金这两家集团的律师的反驳,对阿克玛的律师来说,无论是企业本身还是法国国家的科研机构都先后出台了多个有关PFAS的调查报告,因此,无需再继续请专家做评估,再就是,他们认为到目前为止,尚且没有确认当地的PFAS污染与企业之间的直接关联,这一点,也是大金集团的律师反复强调的论据,对他们来说,由于PFAS污染的多源性,无法确定污染究竟来自那家企业。大金集团的律师甚至提出了仅仅对2 %的污染承担责任的说法,不过,这对起诉方的律师来说,这一数据无从查证,完全是企业自己推出的数据。

里昂法院将在7月30日公布裁决结果。

此外,跟踪调查阿克玛PFAS污染事件的法国独立媒体Mediacite 的调查记者Hugo Coignard 日前又发表了新的长篇调查文章,报道质疑阿克玛是否能够遵守所谓在今年年底之前停止生产PFAS产品的承诺,报告特别揭露了阿克玛在市场销售一种叫作Kynar flex 的产品,该产品的制作需要使用一种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的PFAS产品,六氟丙烯,Hexafluoropropene ,对此,阿克玛强烈否认在法国本土使用 六氟丙烯,那么,阿克玛在市场销售的Kynar flex 产品产自何处?

公开的资料显示,阿克玛今天最大的生产地位于中国,Mediacité的调查文章指出,在阿克玛承诺将减低在法国的PFAS生产的同时,阿克玛在中国的工厂的产量却是直线攀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