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四晚的七国集团峰会上,拜登总统急于走下讲台,在回答了有关亨特·拜登的定罪和加沙停火可能性的提问后,他显然有点不耐烦。
但当他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新闻发布会接近尾声,这位乌克兰领导人小心翼翼地谈到中俄日益密切的关系时,他似乎忍不住要插话。泽连斯基话音刚落,他就凑到了麦克风前。
“顺便说一句,中国并不是提供武器”到乌克兰战争中,拜登说道,“而是生产这些武器的能力和可用的技术。”
“所以,这实际上是在帮助俄罗斯,”他说。

在普利亚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中,中国的身影一直若隐若现:用峰会最后公报的话来说,它是“俄罗斯战争机器”的救星;在南海,它是日益加剧的威胁;作为一个任性的经济参与者,它向西方市场倾销电动汽车,并威胁要停止出口高科技行业所需的关键矿产。
在最后的公报中,共计28处提到中国,几乎每个地方都把北京描述为一股邪恶的力量。
这与几年前对中国的刻画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以往的峰会上,西方最大的几个经济体在谈到北京时,往往是双方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反恐和核扩散。虽然中国从未像俄罗斯那样被邀请加入G7——莫斯科于1997年加入该组织,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被被暂停成员资格——但北京经常被形容为一个“合作伙伴”,一个供应商,最重要的是,它是从德国汽车到法国高定时装等各种商品的超级客户。
历史已经翻篇。今年,中俄经常被相提并论,威胁的措辞如出一辙,这可能是它们深化伙伴关系的自然结果。
拜登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旁听了与会领导人的谈话,随后向记者做了简要介绍,他描述了涉及中国角色的讨论,与会者似乎认为与中国的关系将越来越具有对抗性。
这位官员告诉记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很明显,习近平主席的目标显然是中国占据主导地位,”涉及从贸易到影响世界各地的安全等等领域。因为描述的是闭门会谈,他要求保持匿名。

但在今年的峰会上,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构成了新的会谈要点,或许也改变了欧洲的想法。在过去的两次峰会上,几乎不会提到中国的角色,即使提及,也往往是关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作为一股缓和力量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影响,尤其是在人们担心普京可能会在乌克兰领土上引爆核武器的时候。
这一次,从公报开始,语气就大不不同了。
“我们继续依照我们的法律系统,针对中国和向俄罗斯战争机器提供实质支持的第三国的行为者采取措施,”七国集团领导人声明中说,“包括金融机构,以及针对其他为俄罗斯为其国防工业基础采购物资提供便利的中国实体采取措施。”
美国坚持要加入这一措辞,并敦促盟友配合拜登本周早些时候的行动,当时美国财政部发布了一系列新的制裁措施,旨在阻断俄中日益增长的技术联系。但到目前为止,其他七国集团成员国很少采取类似举措。
在拜登政府内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习近平对中国在乌克兰战争中所扮演角色的看法在过去一年中已经发生了变化,它将越来越多地支持普京,并宣布与普京展开“没有止境的合作”。
就在几个月前,大多数政府官员还认为这种说法过于夸张,就连拜登也在公开场合对两国能否克服彼此之间的巨大疑虑展开合作表示怀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