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级星期二遭遇一系列惨败后,尼基·黑利退出共和党初选,从而确保前总统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开启与拜登总统的大选之争,双方都预计这将是一场痛苦、残酷和漫长的竞争。
许多美国人原本希望避免的竞逐——2024年拜登对阵特朗普的续演——现在已成为不可避免的现实。
这将是美国近70年来首次出现相同的两名总统候选人再次竞逐,是对美国权力、政策和民主治理的两种迥异愿景的一次重大却又熟悉的碰撞。这将是一个为期八个月的艰苦过程,民意调查显示,两名提名人都非常不受欢迎,而且他们都决心将这变成一场针对对手的选举,因此两人都会展开极为负面的竞选活动。
“我在这么多总统里不算出类拔萃,”拜登在上个月的一次筹款活动中对捐助者说,“但我确信我比上一位总统强多了”。

拜登将特朗普树立为对美国民主基础的威胁。他谨慎地避免讨论这位前总统面临的许多法律威胁,包括四项刑事起诉和一项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的审判。
现年77岁的特朗普则称,现年81岁的拜登年老体弱,无法履行总统职位的基本任务。“是他周围的法西斯分子和共产主义者——他们在做决定,”特朗普周二在福克斯新闻上表示,预示了即将到来的竞选活动将带有的尖刻和阴谋论色彩。“是他们在发号施令。不是他在发号施令。”
自四年前拜登击败特朗普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新冠疫情消退,股市飙升。通货膨胀和利率高企,但失业率却没有。联邦堕胎权被最高法院推翻,边境越境数量激增至历史新高,2021年1月6日,一群特朗普支持者在一场骚乱中冲进国会大厦,导致1200多人受到联邦刑事指控——包括特朗普本人,他被指控参与颠覆2020年选举结果以求篡夺国家权力的阴谋。
2024年的选举预计将是对所有这些以及更多问题的全民公投。
特朗普尚未正式获得提名所需的代表票数——那一刻最早可能在下周到来——但在周三,党内大部分人士竞相联合支持他,其中包括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这位共和党领袖长期以来一直十分厌恶特朗普。周四,拜登将有机会在国情咨文演讲中阐述他的连任理由。

在2020年竞选中,拜登从特朗普手中夺回了白宫,以重拾“国家之魂”,他将自由作为其竞选的中心主题,强调妇女的堕胎权以及每个人自由选举的必要性。特朗普则将移民问题作为一项让其竞选焕发生机的事业,并承诺如果他回到白宫,就会立即封锁边境,按照他的说法,即便这需要他在第一天成为一名“独裁者”。
预计经济也将发挥关键作用。即使经济形势有所好转,美国人的情绪仍然悲观。在2022年严重的通货膨胀推动物价上涨之后,拜登本人的支持率始终未见起色
民主党人被围绕以色列-哈马斯战争和加沙人道主义危机的分歧所困扰,在密歇根州这个摇摆州最近举行的初选中,超过10万名初选选民投了“不表态”,以此抗议拜登。拜登的竞选团队承认,在本次选战的开局,一些关键的民主党传统选民群体,包括年轻人、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没有对总统表现出强有力的支持。
特朗普必须努力让共和党重新团结起来。在初选中,黑利继续赢得了相当大一部分选票,尽管她最终的失败看起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她在一些郊区社区的支持率最高,而这些社区在历史上曾左右过选举。
她没有立即为特朗普背书,而是将赢得其支持者的重担推给了他。“现在是他做出选择的时候了,”黑利周三说。
特朗普还必须兼顾竞选活动和出庭日期。他的第一次审判是关于他在2016年竞选期间向一名色情明星支付封口费的指控,预计将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开始挑选陪审团。特朗普面临34项重罪指控,最高可能被判处四年监禁。他可能会在选举日之前被定罪,白宫竞选和刑事判决同时进行是史无先例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