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爆发近七个月后,美国各地大学校园发生的示威活动暴露了民主党内部新的紧张关系,即如何在保护言论自由、支持加沙人与应对一些犹太裔美国人提出的反犹主义担忧之间取得平衡。
从纽约、洛杉矶到亚特兰大和奥斯汀,学生行动主义的激增在抗议营地和其他示威活动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招致了警方的严厉打击,有时似乎还吸引了外部煽动者。这些抗议活动也成为民主党内部关于战争问题争论的最新热点。
在学年的最后几天里,校园的动荡场景在全国各地上演,对于一个利用对稳定和正常的承诺赢得了最近关键性选举的政党来说,这一时刻也蕴含着政治风险,该党将在秋季的政府控制权争夺战中面临挑战。
“真正的问题是,民主党能否再次将自己塑造成稳健的掌舵者?”民主党资深战略家丹·塞纳说。“像这样造成全国混乱的事情会让我们更难做到这一点。”

塞纳和其他民主党人认为,美国人有充分的理由将他们的对手共和党与混乱联系在一起:前总统特朗普面临着多起刑事案件;众议院共和党的多数派优势微弱,而且纷争不断,在以色列和言论自由问题上也存在分歧;一些共和党人敦促在大学校园部署国民警卫队;多年来,共和党人一直面临着对其内部反犹太主义的批评。
但自从去年10月7日哈马斯领导对以色列的袭击,以及以色列做出军事回应以来,美国对以色列政策引起的争论在左翼人士之间尤为激烈。据当地政府称,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已造成3万多人死亡。
大多数民主党人表示,他们既支持言论自由,也谴责反犹太主义,并认为对以色列政府的批评是公平的。但是,面对这场以针锋相对的历史叙事为特征的鏖战,对以色列的合理批评和反犹主义言论有何分别成了一种令人忧心的辩论,并在大学校园里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对于一些参观过学生营地和参加过示威活动的立法者来说,这些学生是悠久的校园行动主义传统的一部分,他们的言论自由权现在受到了威胁。他们说,反犹事件并不能体现这是一场有许多进步犹太青年参与的更广泛的运动。
得克萨斯州众议员格雷格·卡萨尔前往得克萨斯大学声援示威者,将他们的行动与反对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学生的行动联系起来。
“历史往往会证明那些一早就呼吁和平的人是正确的,”他说。“我确实认为,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会开始出席这些活动,并越来越多地倾听学生们的心声。”

当被问及全国各地的一些示威者使用反犹语言的情况时,卡萨尔回答说:“那些人太差劲了。”
“他们不是和平运动的一部分,”他说。“任何以仇恨为动机的人,无论是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反犹主义,还是任何形式的仇恨,都不是和平主义者。”
但在其他民主党人看来,一些犹太学生描述的恐吓和骚扰事件是这场校园运动的一个显著特点。
这种紧张关系在哥伦比亚大学表现得最为明显,该校既是抗议运动的中心,也是批评者的焦点。
包括拜登总统、众议院和参议院领导人在内的民主党人,以及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亚当·希夫和亚利桑那州众议员鲁本·加列戈等著名参议员候选人都谴责了哥大附近的反犹骚扰行为。
其他民主党人也试图亲自声援那些自称感到不安全的犹太学生。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贾里德·莫斯科维茨最近与其他几位犹太裔议员一起访问了校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