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两名男子中,一个是年轻的英国人,以对华态度强硬闻名,曾担任一位著名英国议会议员的助手。另一人则是华裔德国公民,曾为代表德国极右翼派的欧洲议会议员担任助理。
尽管这两名男子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看似不同的背景和观点,但随着欧洲扩大抵制中国在政治和商业领域有害影响的范围,他们上周都陷入了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指控。
欧洲上周在三起不同案件中分别指控六人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其中两人在英国,四人在德国。
上周五,两名被起诉的英国人在伦敦第一次出庭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进行了会面。这是在围绕贸易、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摩擦的争端不断升级之际,两个竞争对手为保持交流渠道畅通所做的最新努力。
在曾经设法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英国和德国,这两起间谍案是首例此类案件,它们是欧中关系漫长而时常痛苦的破裂过程中引人注目的惊叹号。
英国和德国官员宣布了对六名公民从事间谍活动的指控后不久,荷兰和波兰当局上周三突击搜查了一家中国安全设备供应商在这两个国家的办事处,这是欧盟打击被其视为不公平贸易做法的一部分。

这是欧盟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首次使用一项新的反外国补贴法下令对中国企业进行突击搜查。
今年4月初,瑞典驱逐了一名有该国居住许可、已在那里住了20年的中国记者,当局称该记者对瑞典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多年来,欧中不时在贸易问题上出现争执然后和解,现在欧洲“已对中国失去了耐心”,总部设在布拉格的独立研究机构——国际事务协会的捷克研究员伊万娜·卡拉斯科娃说。直到上个月前,她一直是欧盟中国委员会的顾问。
在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多维棋局”中,中国在欧盟仍然有坚定的朋友,尤其是匈牙利,卡拉斯科娃还说。但欧洲的立场已在转变,她说,欧洲的某些地方以前曾对中国的间谍活动和影响力行动构成的危险采取“完全否认”的态度,但现在“采取了不再那么天真的观点,要在中国面前捍卫欧洲利益”。
上周关于中国为渗透和影响德国和英国的民主程序正在使用间谍的指控已引起了格外的警惕,因为这些指控表明,中国正在把已为人熟知的与商业相关的秘密手段扩大到隐蔽的政治干预范围,这种做法以前曾被视为主要是俄罗斯的专长。
但研究中国的专家们说,那些指控和上周的一连串诉讼并非表明中国政府正在加强间谍活动,而是欧洲国家加大了回应中国间谍活动的力度。

“各国已被迫面对现实,”英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马丁·索利说,他的书《闪闪发光的时代》(All That Glistens)即将出版,该书详细描述了十年前,英国政府在戴维·卡梅伦担任首相期间鼓吹的中英友谊“黄金时代”如何让中国买通英国政客和商人变得容易。那个“黄金时代”已被广泛地嘲笑为“金牌错误”。
卡梅伦现任英国外交大臣,他在最近几个月里变成了直言不讳的中国批评者。“很多事实已经改变,”他在去年12月访问华盛顿时说,并宣称中国已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挑战”。
卡梅伦看法的改变反映了欧洲大部分地区对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态度变化。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指望欧洲国家,尤其是德国,来抵制其所谓华盛顿发起的“反华炒作”。
而德国安全部门自2022年以来一直在公开警告信任中国的风险。德国国内情报机构负责人托马斯·哈尔登旺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全面入侵后不久对议会说,“俄罗斯是风暴,中国是气候变化。”
这个德语缩写为BfV的机构去年夏天在一次不同寻常的公开警告中说:“近年来,中国政府和政党的领导层已显著加大了获取高质量政治信息和影响国外决策过程的力度。”
但德国政治领导层的态度直到上周前都表现得更为含糊。德国总理肖尔茨最近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与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讨论了贸易和市场准入问题。
但德国内政部长上周对中国的间谍活动给了一个直率的评估。“我们意识到中国间谍活动对我国商业、工业和科学构成了相当大的危险,”内政部长南希·费泽说。“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些风险和威胁,并发布了明确的警告,提高人们的意识,以增强各地的保护措施。”
中国外交部对这些指责做出了回应,称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针对中方的污蔑抹黑”,要求德国“停止恶意炒作,停止反华政治闹剧”。
柏林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马晓月(Mareike Ohlberg)说,“长期以来,人们在大的公开警告中一直避免提中国。”她说,现在德国当局“变得更愿意点名了,不再有耐心去不点名地批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