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在宣布对进口金属——无论是来自美国盟友还是对手——征收全面关税的第二天,特朗普总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的核心经济哲学之一:“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打赢。”
作为总统,特朗普发起了自大萧条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上调,对中国、加拿大、欧盟、墨西哥、印度和其他政府征收了高额关税。这些国家予以回击,对美国大豆、威士忌、橙汁和摩托车征收关税。美国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促使特朗普向农民提供230亿美元,以助抵消损失。
如今再次竞选总统之际,特朗普承诺将大幅升级贸易战。他提议“对大多数外国产品征收统一的基准关税”,包括对某些货币贬值的国家征收更高的关税。在接受采访时,他提出了对大多数进口商品征收10%关税,对中国商品征收60%或更高关税的计划。他还提议削减联邦所得税,转而依靠关税来获得收入。
曾自称“关税人”的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关税将促进美国工厂的发展,缩小美国进口和出口之间的差距,并增加美国的就业机会。

他的第一轮关税打击了价值超过4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包括钢铁、太阳能电池板、洗衣机以及智能手表、化学品、自行车头盔和电机等中国商品。他的理由是,进口税将重振美国制造业,减少对外国商品的依赖,并使美国公司能够更好地与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廉价产品竞争。
经济学家表示,关税确实减少了进口,并鼓励了某些行业的美国工厂生产,包括钢铁、半导体和计算机设备。但这样做的代价非常高,很可能会抵消任何总体收益。研究表明,关税导致依赖外国投入的美国消费者和工厂的价格上涨,并减少了美国某些遭受报复的商品的出口。
特朗普现在设想的对进口商品的征税可能是他第一个任期的10倍,经济学家表示,这种做法可能会引发一场推高本已高企的物价、使美国陷入衰退的贸易战。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戴维·奥托表示,这些提议“几乎会立即对物价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我认为他们不会这么做,”奥托说。“这很容易导致经济衰退。”
在最近的一封信中,16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对第二任特朗普政府可能给经济、通胀和法治带来的风险表达了“深切担忧”。

“我们认为,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将对美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产生负面影响,并对美国国内经济造成不稳定影响,”他们写道。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对关税的看法要积极得多,他们认为关税可以作为与外国政府谈判的筹码,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并带来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的增长。
“我恰好是关税的坚定支持者,因为我认为关税能给你带来两样东西:它们能给你带来经济收益,但也能给你带来政治收益,”特朗普最近在播客中说。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全国新闻秘书卡洛琳·莱维特在声明中说:“美国人民不需要毫无价值、脱离现实的诺贝尔奖得主来告诉他们,哪位总统把更多的钱放进了他们的口袋。”
“特朗普总统打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强劲的经济,”她说。“在短短三年时间里,拜登失控的支出造成了几代人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危机。”
金与斯伯丁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团队合伙人贾米森·格里尔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参与了中国贸易谈判,他说,特朗普官员的观点是,关税“尤其有助于支持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尤其是在它纠正了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情况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