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周三签署行政命令,寻求限制向中国、俄罗斯和另外四个国家出售美国敏感数据,这是美国首次采取此类措施,以防止个人身份信息被用于勒索、诈骗或其他伤害。
总统要求司法部制定规则,限制向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古巴和委内瑞拉,以及与这些国家有关的所有实体出售美国人的位置、健康和遗传信息。这些限制还将涵盖财务信息、生物识别数据及其他可能识别个人身份的信息,以及与政府有关的敏感信息。
白宫表示,这类敏感数据可能被用于勒索,“尤其是对军方或国家安全部门的人”,以及针对异见者、记者和学者。
新的限制将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全面禁止向个别国家出售数字数据。在这个时代,被称为数据中间商的公司收集大量信息,从人们的爱好到家庭收入和健康状况,然后通常将其出售给以这些人为广告目标的营销人员。

一名高级政府官员在与记者通话时表示,中国和俄罗斯等国正在从中间商那里购买这类数据,并通过其他企业关系获得这些数据。这些官员表示,这些国家正在利用获取的数据进行勒索和监视,并可能利用人工智能来加强对信息的利用。白宫要求这些官员在匿名的条件下接受采访。
这一行政命令也是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字冷战的最新升级。美国切断了中国硬件制造商获取关键性的供应,并试图迫使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出售旗下的TikTok。今年8月,拜登实施了一些限制措施,使美国投资者更加难以在中国投资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敏感技术的开发。
中国也对在其境内运营的美国科技公司施加限制,并屏蔽对Facebook和谷歌等网站。与此同时,持有敏感数据的中国公司受到了华盛顿的密切关注。政府强迫一家中国公司出售约会应用Grindr,并且曾对中国基因公司华大基因感到担忧。
拜登的命令符合一种趋势——各国日益试图加强数据控制,以保护自身和经济利益。
欧洲各国政府要求企业将本国公民的数据存储在本国境内,以寻求他们所称的“数字主权”。俄罗斯效仿中国,建立了使得政府可以完全屏蔽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自1997年克林顿总统宣布互联网为“全球自由贸易区”开始,长期以来,美国对互联网上的信息流动一直采取较为宽松的监管方式。

周二接受采访的政府官员试图让人们不要认为该行政命令表明这种宽松的方式正在收紧。他们说,美国仍然致力于数据在世界各地的自由流动,这些规则将豁免跨国公司开展正常活动所需的数据流动,诸如处理工资单等。
拜登的命令将启动司法部制定规则的程序,在此期间,公众和企业可以就规则的制定提供反馈意见。
除了禁止将敏感个人数据出售给可能将其发送到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中间商外,政府还在考虑严格禁止出售基因组数据。它还考虑限制公司在投资交易等其他情况下提供敏感数据。如果公司采取措施保护美国人的隐私,比如对数据进行加密,就可以绕过这些限制。
这些规则已经酝酿多年。拜登在距离他3月7日向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讲还有大约一周时签署了这项行政命令。
受限制的国家仍有可能在不购买数据的情况下获取美国人的数据。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2020年表示,如果你“是一名美国成年人,中国很有可能已经窃取了你的个人数据”。他将中国军方与2017年信用评级服务公司Equifax遭入侵事件联系起来,该事件导致1.5亿美国人的个人信息遭泄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