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及其助手曾表示,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长期挑战。他可能会在周四的国情咨文演讲中重申这一信息,特别是因为在最近的选举年里,它被美国的政界人士反复提及,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外交政策议题。
在2020年的竞选活动和随后的总统任期内,拜登一直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延续了特朗普在之前的竞选活动和执政期间的公开姿态。
拜登及其助手认为,他们的对华战略比特朗普的更加连贯和雄心勃勃。他们试图强调自己是如何加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并增强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条约盟友的作战能力的。这些国家都对中国快速的军事增长及其在南海和东海的扩张政策心存疑虑。
从拜登政府的角度来看,亚洲盟友之间新的军事协议和联盟有助于遏制中国潜在的挑衅行动。

拜登还指出了他为限制中国技术进步而采取的举措,他认为这些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会影响国家安全。
在这方面,他试图让日本和荷兰等盟国限制向中国出口半导体制造设备,商务部也对中国企业实施了先进半导体芯片的出口管制。
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表示,其目标是采取“小院子、高围栏”的方式来保护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关键技术,以防中国将这些技术用于军事或间谍目的。
2023年2月,五角大楼发现一个中国间谍气球飘浮在美国大陆上空,美中关系降至几十年来的最低点。几天后,一架美国战斗机在东海岸将其击落,这激怒了中国官员。同月,国务卿布林肯指责中国考虑向俄罗斯提供武器,以用于乌克兰战争。
中国在随后几个月拒绝进行高层外交。后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于6月会见访问北京的布林肯,那是布林肯就任后首次访华。其他内阁级别的美国官员也随后开启访问。11月,拜登和习近平在一次亚太经和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在旧金山附近举行了会晤。两国领导人同意军方应恢复直接的高层会谈,军队官员之间的第一轮讨论于1月在华盛顿举行。
“我们的战略是利用这些会议开启双向交流,这正是所发生的事情,”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1月在华盛顿外交关系委员会上一次关于中国的讲话时说,他指的是2023年举行的一系列中美高层会议。“这种密集的外交是为了解决棘手问题,而不是修补关系。”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事实上独立的岛屿台湾的地位是中美之间最大的冲突点,美国官员表示,两国军队应该建立沟通渠道,以避免可能导致发生灾难性升级的误解。
拜登政府还表示,中国官员现在愿意就如何更好地防止中国公司生产的化学品被用于在墨西哥和北美其他地区非法生产芬太尼的问题与美墨两国官员进行交流。
美国官员说,这两个世界超级大国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是稳定的,尽管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拜登周四晚在国会发言时可能会强调这一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