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发表了一篇充满活力和激情的演讲,既是国情咨文,也是他竞选活动的开场白,这应该会是他本年度听众最多的一次演讲,他利用这个机会,有力地证明自己的身体状况足以再任职四年。
很少有人把拜登称为大胆的演说家,好在当他周四抵达国会山时,人们对他的期望值很低,这源于共和党人对他精神和身体状态的无情攻击。
这不是一次典型的国情咨文演讲——国情咨文通常会罗列一长串的成就和同样冗长的承诺。相反,拜登按照他在白宫和威尔明顿的顾问们的要求,将本年度定位为两名候选人之间的一次非此即彼的选择。
他以特朗普开场。以特朗普结束。而在中间,他奚落、逗弄着那些在抗议和起哄的共和党议员,对他们下的诱饵来者不拒——包括一个人给他的徽章——将这些你来我往转化为自己的政治得分。

以下是拜登在大选年发表的热情洋溢的国情咨文中的四个要点:
这场充满激情的演讲旨在反驳认为拜登太老的观点。
在周四的演讲中,拜登决心利用这一备受瞩目的时刻回击关于他年龄太大、不适合连任的指责。
他用近乎于喊叫的方式给出这些激烈的言论,意在展现神采与活力。他多次在会议厅里与共和党人争执,脱离事先准备的讲稿,给出即兴的反驳。在演讲接近结束时,他还拿自己的年龄开了个玩笑。
“我知道你们看不出来,我出道有些年头了,”81岁的三军统帅讪对在座人们的笑声说道。“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有些事情会变得无比清晰。”
如果说拜登的主要任务是避免出现口误,以免加剧两党大多数人在多项民意调查中已经表现出的对他年龄的担忧,那么他成功地完成了这一任务。然而,尽管拿出了比平常更有活力的演讲,担忧却并不会因此消失,尤其是对共和党人来说,他们已经把质疑拜登是否有能力胜任的问题当做了2024年竞选战略的核心。
国情咨文演讲当天上午,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发布了一则广告,质疑拜登能否活到2029年。到了晚上,小唐纳德·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拜登看起来“像一具复活的尸体”。
对拜登来说,他的对手一直是“我的前任”——一直未提及特朗普。
拜登可能没有提到特朗普的名字,但谁都能听出他在说谁——以及他的对手是谁。
总统概括了他与“我的前任”——这个词在演讲开始不到五分钟时就出现了——对美国政府及其在世界上所扮角色的迥异看法。

他反复使用这个词。他引用了特朗普鼓励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欧洲“为所欲为”的言论,称那是“骇人、危险的”,是“不可接受的”。
他谈到“我的前任”如何试图改写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的历史,“我的前任”如何在几乎整整四年前疫情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肆虐时无动于衷,“我的前任”如何在与中国的斗争中无所作为,以及“我的前任”如何没有对枪支暴力采取行动。
这些讲话的结构有着鲜明的意图。所有这些与特朗普的对比都是在拜登回顾自己的成就之前,也在他讨论今年余下时间或第二个任期的新提议之前。
在后面的一些脱稿发言中,他还直接对着特朗普喊话。“如果我的前任也在看的话,”拜登说,然后他敦促这位前总统和他一起支持两党的边境法案,此前该法案的失败就有特朗普的功劳。
对特朗普的关注表明总统讲话的政治性有多么强——也表明特朗普对拜登本人的政治前途有多么重要。
他似乎乐于再现去年共和党频频打断发言的场景。
拜登演讲中的一些片段让人想起他一年前的演讲。当时,面对共和党议员的质问,他迅速做出了反驳,这为他的敏捷反应赢得了高分。
周四,他又一次这样做了,与共和党人就减税和移民等问题争论不休。佐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在演讲中一度大喊,声称拜登的儿子应该纳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