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关注新闻,你就会知道,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贸易体之间的商业关系一直在恶化。
然而,尽管有那么多关于美国和中国可能“脱钩”的不祥新闻,你可能会惊讶于两国之间的金融联系仍然如此强大和紧密。
许多美国大公司的很大一部分收入依赖中国,产品也依赖中国的供应商和工厂。两国经济紧密相连,作为一个中国通,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即使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国还是有避开严重冲突的意愿。
想想看,虽然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美国上市公司近60%的收入来自国内,但它们最大的海外销售来源是中国。这是根据金融数据公司FactSet的估计得出的,该公司表示,在截至去年12月的12个月里,来自中国的销售额占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市公司收入的7.1%。第二大外国来源国是日本,占2.6%;其次是德国和英国,各占2.2%;再次是台湾,占1.8%。

弗吉尼亚大学的政治学家戴尔·科普兰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的数据对于评估美中关系至关重要。“在国际关系中,对未来利润的预期是一个关键因素,但往往被忽视,”他说。科普兰著有《一个对商业安全的世界——从革命到中国崛起的美国外交政策》(A World Safe for Commerce: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From the Revolution to the Rise of China)一书。
“历史表明,当一个主要大国突然切断商业和资源——令未来的商业前景看起来很暗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他还说。“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美国和中国还没有发生这种情况。更大的冲突甚至战争并非不可避免。未来仍然有很多商业机会,我认为,这是、也应该是美国当前政策中值得深思熟虑的一部分。”
反对中国的理由
企业盈利只能为这个复杂问题提供一种视角。但它们却能打开人们的视野,因为它们似乎与中美之间冲突和限制的鼓噪背道而驰。
从关税到技术禁令,再到对TikTok的担忧,拜登政府一直在打击中国,称其滥用长期商业关系,直接或间接补贴本土产业,非法获取美国知识产权,并从根本上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情报机构估计,中国有“直接与美国及其盟友竞争的能力”,如果无人反对,中国可以“改变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使秩序对自己有利。
今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新的对华政策是以特朗普政府期间开始的转变为基础的。如今,特朗普的顾问们表示,如果再次当选,他将致力于与中国完全“脱钩”,尽管他的表态前后并不一致:他近期曾质疑,是否有必要要求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出售该应用,或者在美国关闭该应用,但在担任总统期间,他试图强迫出售该应用。

中国对美国最近的措施反应平淡。但是,如果美国继续推动联合商业战线,旨在阻止中国工厂出口大量可能会在许多国家损害当地工业、造成国内混乱的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板和钢铁等低成本产品,那么更有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反应。
千疮百孔的壁垒
最具针对性的关税——比如对中国电动汽车征收100%的新关税——针对的是那些没有大量进口到美国的商品。独立研究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的一项分析显示,这意味着拜登总统的新关税不会对整体形势造成太大改变。
该公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瑞安·斯威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对来自所有国家的商品的贸易加权平均关税“在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之前仅为1.6%,而现在上升到了3.1%”。他说,在拜登最新的关税之前,美国的平均关税为2.7%,新关税将“永久性地使有效关税税率增加0.14%”。
但他预计,随着企业找到避免“特朗普/拜登关税上涨”的方法,有效关税将在未来10年降至2.3%以下。前提是关税战不会恶化。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点,可以参看世界银行计算的数据:在中美冲突开始之前的2017年,全球平均关税为2.6%。因此,尽管美国不再减少贸易壁垒、降低消费者成本,但它并不是全球的异类。目前,正如美国公司收益报告所显示的那样,两国之间仍有大量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