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而优则导 中生代舞蹈家台前幕后双轨并行_台前幕后_新民网

0
8

《海上夫人》海报 

根据易卜生名作《海上夫人》改编的同名舞剧昨晚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上演,这是王亚彬又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剧中凝结了她对文本的思考,以及对肢体语言传达文学精神的又一次探索。

一周前,由芭蕾名家谭元元担任艺术总监,上演了舞剧《白蛇》。这部汇聚各国艺术家的作品,将中国民间传奇重新架构,游离于现实和意识之间,让人耳目一新。而下周日,由“上芭一哥”吴虎生担任编导的《大地之光》也将破土而出,以希望之光礼赞生命。

《白蛇》演出照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舞而优则导,中生代舞蹈家纷纷步入台前幕后双轨并行的艺术人生,他们用各自对生命的理解、对文学的思考、对梦想的追寻来拓展舞蹈的外延、延续舞台生命,也让观众看到舞蹈带来的无限可能。

以文学开路


《海上夫人》是王亚彬的又一次探索。要如何将易卜生的话剧,以不擅长叙事的舞剧来表现,她心中有一杆秤。先删减了枝蔓型人物:“舞剧长于抒情,不适合太复杂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的表达,从文本到舞剧呈现要‘不变形’,最重要的是熟读文本,保留精神,找到不同的视点。”大学时两门关于文学的选修课为王亚彬打开了一扇门:“中西文学比较和西方现代派小说为我积累了很多文学素材,也保留了读书的习惯。”

《海上夫人》演出照

在擅长用肢体说话的舞者中,王亚彬是为数不多的健谈者,在2015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推介会上,她面对来自全球的演出经纪人侃侃而谈,讲述《青衣》的特点。而这部具有鲜明中国标识、富含传统元素的作品,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让人看到中国文化的世界表达,在以色列有观众看得泪流满面,激动地说:“一看这部作品就是来自中国,这部舞蹈有着强烈的感染力。”

王亚彬时常被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美国舞蹈节委约创作,其作品还得过奥利弗奖。她总结原因:“眼界很重要。”她为“亚彬和她的朋友们”定下创作原则——以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以中国元素呈现世界故事。

和时间赛跑


都说芭蕾舞演员是在和时间赛跑,此话不假。年轻时,为练就扎实基本功、提升技艺、培养肌肉记忆,几乎日日泡在练功房。总算能将芭蕾技艺化入骨血了,眼看就到了艺术生涯的临界点。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曾这样感叹:“芭蕾舞演员最黄金的年龄也就25岁到35岁短短10年,这时他们的技艺日渐完善又能自如地掌控身体,而随着人的成熟,也能将对生命的感悟融入舞蹈中。”

《大地之光》排练照

吴虎生尝试编导就是在临界点,从《难说再见》中“脚踩荆棘、仰望星空”到如今即将捧出的新作《大地之光》,他总能将对身边事物细致入微的观察编入舞中。《大地之光》聚焦“希望”,讲述了一个生于混沌之境的“逐光者”为改善境遇而追逐“光”、播种“光”、最终成为“光”的故事,赞扬生命在深陷困境时的无畏、不屈与顽强。

如今的吴虎生不仅是上芭首席主要演员,更肩负着艺术创作部主任的重担,他编创作品,也为伙伴们挖掘题材。他的编创总是从音乐开始,“音乐是舞蹈的灵魂。这次作品的灵感就源自德彪西的《月光》。”此外,还选用了贝多芬《月光》第三乐章,两位大师同一主题的作品通过芭蕾进行链接,有点意思。

无独有偶,坚称要跳到50岁的谭元元,从《小美人鱼》开始从古典芭蕾转向现代芭蕾的探索,而参与编导的作品则有串起名画的《美术馆奇妙夜》以及聚焦传统题材现代表达的舞剧《白蛇》。担任《白蛇》艺术总监,她是为圆一个梦。“我始终相信,白蛇的心里住着一条青蛇,她们看似两类,实则‘两面一体’,敢爱敢恨、任性洒脱,青蛇就是白蛇没能做成的自己……”  (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