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不参与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它的陪审员也不参与美国的司法系统。尽管如此,特朗普于周四在纽约一家法院的封口费审判中被判定犯有全部34项重罪,这件事再次清楚地表明,美国发生的事情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有多大。
许多观察美国的人士正在努力弄清美国人民提出的同样问题:特朗普还能竞选总统吗?(可以。)如果能,有罪判决是否会削减来自他政治基础的支持?(不清楚。)
外国观察家们也开始猜测,如果特朗普在11月再次赢得总统大选,本就已经很不稳定的他是否会更不可能遵守正常政治和外交规则。
特朗普在国外的反移民、右翼民族主义圈子中的支持者迅速跳出来为他辩护。对克里姆林宫友好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在X上发帖,称特朗普是“正人君子”,并表示美国人民应该在11月做出自己的裁决。

意大利副总理、强硬右翼联盟党领袖马泰奥·萨尔维尼表示“声援和全力支持”,并称特朗普是“司法骚扰的受害者”。
“这个判决是可耻的,”支持英国脱欧的活动人士、特朗普的支持者、英国右翼小党英国改革党的名誉主席奈杰尔·法拉奇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特朗普现在会大获全胜。”
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立即对这一判决做出回应,而是利用这一局势在更大范围内削弱美国的影响力。普京去年曾将针对特朗普的各种诉讼称为政治“迫害”,并称这些诉讼揭示了“美国政治制度的腐朽,它不能假装教导他人什么是民主”。
他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周五在对判决做出回应时重申了这一点,声称全世界都清楚,美国政府正试图“通过一切可能的合法和非法手段”来铲除政治对手。
在曼哈顿陪审团作出上述判决之际,美国的参与问题已成为几场全球危机的核心。
在乌克兰,由于国会的共和党人数月来一直拖延美国的军事援助,针对俄罗斯的战争努力因此受阻。

在欧洲,依赖美国防务的领导人担心,与华盛顿的关系可能会重新变得紧张,而且美国还有可能不再支持加强对俄罗斯的防御。
在亚洲,拜登政府认为中国的威胁与日俱增,并担心中国可能入侵台湾,而美国的盟国则担心长期以来支撑地区安全秩序的防务条约是否真的神圣不可侵犯。
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曾表示,他将鼓励俄罗斯攻击任何没有为防务支付足够费用的北约成员国,并质疑美国是否应该保卫韩国——一个驻扎着大量美军的条约盟国。他正在考虑将俄亥俄州参议员J·D·万斯作为可能的竞选伙伴,万斯是华盛顿最激烈反对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人之一。
外国分析人士担心,特朗普最喜欢的招数——不可预测性——可能会再次动摇全球秩序。
在德国,人们对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的担忧尤为明显,因为德国在特朗普第一任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他恼怒的对象,德国也是35000多名美军的驻扎地。
柏林以公共政策为重点的研究生院赫蒂学院的副院长安德烈娅·罗梅尔表示,许多德国人在观看了特朗普的判决后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看到,在美国,即使是前总统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但她说,德国人仍然对特朗普获胜的可能性感到非常焦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