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来西亚居林这座簇新的工业园,周围还能看到建造施工用的塔吊。但在厂房内部,奥地利科技巨头奥特斯招聘的大批工人已经为年底前实现满负荷生产做好了准备。
他们从头到脚一身工装,戴着大大的护目镜和安全帽,让人想起电影《小黄人》中工蜂一般的角色,衣服颜色代表了不同的职能:蓝色是维护人员,绿色是供应商,粉色是清洁工,白色是操作人员。
最近,大批欧美企业决定迁入或扩大在马来西亚的这个电子电气制造圣地的业务,奥特斯只是其中之一。
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和德国英飞凌在这里分别投资了70亿美元。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芯片制造商英伟达正在与马来西亚的公用事业集团合作,耗资43亿美元开发人工智能云和超级计算机中心。得州仪器、爱立信、博世和泛林集团也都扩大了在马来西亚的业务。
这种兴旺的景象体现出地缘政治摩擦和竞争重塑全球经济格局,并推动着数十亿美元投资决策的程度。随着美中在尖端技术方面的竞争愈演愈烈,贸易限制日益加剧,企业——尤其是半导体和电动汽车等关键行业的企业——正在努力强化自己的供应链和生产能力。
在寻找新的生产基地之前,奥特斯在奥地利、印度、韩国和中国(其最大的生产设施所在地)都有生产基地。
“很明显,在中国投资20年后,我们需要在业务上实现多元化,”奥特斯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格斯登美尔说。该公司生产高端印制电路板和载板,是为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机提供动力的先进电子元件的基础。

该公司在2020年初开始为新厂选址,当时有关中国出现了一种危险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警告刚开始传开。在选定马来西亚之前,奥特斯在三大洲考察了30个国家。
东南亚在南海地区的战略地位以及与中美长期的经济联系,使得该地区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建厂地点。泰国和越南等国也在大力吸引半导体公司的进入,提供税收优惠和其他好处。
但马来西亚有拥有先行一步的优势。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就开始抓住科技浪潮带来的机遇,当时它大力吸引了一些电子电气领域的世界巨星,比如英特尔和Litronix(现为总部设在奥地利和德国的欧司朗的旗下企业)。它在槟榔屿建立了一个自由贸易区,提供免税期,并修建了工业园区、仓库和道路。廉价劳动力、庞大的讲英语的人口和稳定的政府也是额外吸引力。
格斯登美尔表示,马来西亚在半导体后端制造方面的经验是主要吸引因素之一。
“他们非常了解半导体行业的需求,”他说,“在大学、教育、劳动力和供应链等方面,他们有成熟的生态系统。”他还表示,政府的支持也是吸引他们的原因。

马来西亚投资、贸易和工业部长丹库·扎富鲁尔·阿齐兹表示,2019年开始,随着半导体在从汽车到医疗设备等各个方面得到广泛应用,外国投资开始增加。“一辆车上有5000个芯片,”他说。
在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供应链何其脆弱后,人们对马来西亚作为另一个供应来源的兴趣大增。
随着大国冲突的爆发,这一趋势加速了。
除了支持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其他关键行业外,中美都开始打造可靠的半导体供应链。
“美国、欧洲企业,甚至中国企业都想在中国以外实现多元化,”扎富鲁尔·阿齐兹说。中国也在把生产设施搬到大陆以外,有人说,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开美国的制裁。这是一种“中国加一”战略。
他说,对全球最大的芯片生产地台湾的担忧进一步刺激了对马来西亚的投资。台湾成为中美之间日益加剧的摩擦的根源,中国认为台湾是它的领土,而美国在政治上支持台湾。
马来西亚已经是世界第六大半导体出口国,美国23%的芯片是在马来西亚生产的。
“这样一个规模的国家在全球半导体市场上有着如此大的影响,真是相当的不可思议,”欧司朗的高级开发和服务主管戴维·莱西表示。欧司朗是全球最大的照明公司之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