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一年的大规模裁员之后,科技行业最大几家公司裁员工作在2024年的第一个月悄然展开。
今年年初,谷歌裁员数百人,并指出将进一步裁员。随后,亚马逊在Prime视频部门裁减了数以百计个工作岗位。Meta悄悄地精简了中层管理人员。微软也在视频游戏部门裁员1900人。
尽管销售额和利润大幅增长,股价飙升,裁员仍在继续。科技业内人士和分析人士表示,这种反差反映了行业面临的两大挑战:一方面要适应疫情期间疯狂的劳动力扩张,另一方面要积极进军人工智能领域。
现在,这些公司不再每个季度招聘数千员工,而是投入数十亿美元开发人工智能技术,他们认为这些技术有朝一日可能价值数万亿美元。

Meta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上周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他的公司必须裁员并控制成本,“这样我们才能投资于这些围绕人工智能的长期、雄心勃勃的愿景”。他还说,他已经意识到,“我们作为一家更精简的公司,运营得更好”。
从2019年底到2023年,科技公司争先恐后地跟上消费者需求的爆炸式增长,因为宅在家里的人们纷纷购买新电脑,上网时间也大大增加。苹果、亚马逊、Meta、微软和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总共增加了90多万个就业岗位。
这一繁荣期结束后,他们被迫进行调整。Meta、亚马逊、微软、谷歌和苹果分别在2021年和2022年削减了约11.2万个工作岗位。但与疫情开始之前相比,它们的规模和利润仍然要大得多。
如今,这五家公司雇佣了216万人,比疫情前增加了71%。在最近的一个财政年度里,它们总共创造了1.63万亿美元的销售额,比五年前增长了约81%。
华尔街奖励了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Meta、亚马逊、微软、谷歌和苹果的市值增长了近3.5万亿美元。
尽管其他一些公司也有大幅裁员,但整个科技行业的就业仍有望反弹。根据技术教育和研究机构CompTIA的数据,今年1月,科技行业的就业岗位连续第二个月出现增长,增加了1.8万名员工。它的失业率为3.3%,低于3.7%的全国平均水平。

“我们经历了这样的周期,你会看到对创新的强烈关注,然后钟摆摆动,人们会强烈关注收支平衡,”CompTIA首席研究官蒂姆·赫伯特表示。“但当我看到亚马逊正在裁减Alexa员工,或者谷歌正在裁减其Pixel手机的员工时,我就知道,他们关注的是利润率。他们正在尽可能地裁员,并重新部署资源。”
生成式人工智能已经改变了所有人的业务重点。在OpenAI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爆红后,这项可以回答问题、创建图像和编写代码的技术一夜之间引起了轰动。
最大的科技公司都在争相招聘工程师来构建人工智能系统。根据CompTIA的数据,去年美国有18万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职位,包括软件开发、半导体工程和云计算方面的职位。今年,人工智能领域的职位空缺有所增加。
这些员工正在帮助微软、谷歌、亚马逊和Meta改进聊天机器人,并构建其他人工智能系统。苹果正在招聘人工智能工程师,该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人工智能产品,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可以说,我们的做法一直是先做工作,然后再谈论工作,而不是事先就吹嘘。”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上周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说, “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让我们非常兴奋的东西。”
这些公司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购买训练和构建人工智能系统所需的昂贵芯片和超级计算机。到今年年底,Meta预计将从芯片制造商英伟达购买35万个专用芯片,每个芯片的成本估计为3万美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