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穿越黄海逃亡300多公里后,这位异见人士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带夜视镜。
去年夏天,权平骑水上摩托艇离开中国的逃亡之旅即将结束时,他透过黑漆漆的夜色眺望韩国海岸。靠近海岸时,他看到海鸥如同漂浮在水里一般上下晃动。他继续向前,然后就搁浅了:原来海鸥蹲在泥地上。
他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我什么都带了:防晒霜、备用电池、割浮标绳的小刀。”他还做好了准备,如果被困,就用激光笔发出自己所在位置的信号;如果被抓,就用打火机烧掉自己的笔记。他还持有进入韩国的签证,他说,他本打算抵达入境口岸,而不是在滩涂上搁浅。
这些都还不是全部。

现年36岁的权平是朝鲜族人,他曾嘲讽中国的强权领导人,并批评执政的共产党迫害国内外许许多多的民主活动人士。他说,结果自己被政府禁止出境,多年来面临拘留、监禁和监视。
但逃到韩国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期的解脱。他说,他仍然受到中国政府的追捕,而且还被韩国政府关押了一段时间。即使在获释后,他在法律上也处于困境:既不被通缉,也不被允许离开。
权平获准离开韩国是10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在周日飞离韩国的几天前,他回到了去年夏天在仁川外海无奈搁浅的那个滩涂,并首次公开讲述了他精心策划的逃跑的细节。
他在韩国的刑事案件的法庭文件、过去对他的朋友和家人的采访,以及仁川海岸警卫队去年的一份声明都证实了他讲述的许多细节。
去年8月16日上午,权平驾驶摩托艇从山东半岛雾蒙蒙的海岸出发。为了不引起警察注意,他从几家银行总共提取了相当于2.5万美元的现金,购买了一艘雅马哈WaveRunner摩托艇。
他说,一路上他都穿着黑色救生衣,戴着摩托车头盔,冲进3米高的海浪,躲避漂在海上的米酒瓶。他的皮肤被夏天的烈日灼伤,他两次掉进海里,弄丢了太阳镜。
他用绑在摩托艇上的五桶汽油补充燃料。他为自己准备了五瓶饮用水和五个火腿金枪鱼三明治。他用一个航海指南针和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智能手机导航。

当夕阳给韩国外海的岛屿洒下温暖的光辉时,权平终于看到了陆地。原本以为需要八个小时的旅程用了14个小时。当他抵达仁川时,他之前驻足欣赏的粉色天空已经变成了漆黑一片。
权平说,他没有看到任何站岗的船只或舰艇,即使他进入的是一个军事化程度很高的区域,海军会监视这里的风吹草动,包括来自朝鲜的脱北者。
会讲中文、英语和一些韩语的权平打电话向当地警方求助。在等待的一个小时里,他穿着米色的卡骆驰洞洞鞋在摩托艇周围走来走去,试图驱赶蚊子。
他说,当晚,仁川海岸警卫队和韩国海军陆战队救起他,然后将他拘留,并开始与韩国国家情报院一起对他进行调查。
韩国很少接受难民,当局向他下达了驱逐令。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被禁止离开韩国,因为他要抗争非法入境的刑事指控,该罪名最高可判五年监禁。
他说自己很好奇,如果当初是按原计划那样顺利抵达韩国,事情会如何发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