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中国表示将取消三年多前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的关税,这是澳中两国紧张关系缓和的迹象。
这些关税于2020年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发生严重外交争端期间开始征收,令价值最高时曾达1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56.5亿元)的澳大利亚最大海外市场顷刻间几乎化为乌有。澳大利亚的酿酒者面临绝境,大量酒体浓郁的红葡萄酒卖不出去
取消关税的决定由中国商务部宣布。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在声明中表示,他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并称这一结果“出现在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的关键时刻”。他还说:“我们将继续敦促消除影响澳大利亚出口的所有剩余贸易障碍。”

根据荷兰合作银行的报告,截至去年8月,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储藏量相当于859个奥运游泳池。“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耗尽,”澳大利亚葡萄与葡萄酒公司首席执行官李·麦克莱恩说,“中国不可能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麦克林说,红葡萄的价格几乎无法抵上生产成本,于是一些种植者干脆让果实在葡萄藤上枯萎,还有一些种植者接受了远低于生产成本的合同。
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两国关系一直朝着和解的方向发展,首先是澳大利亚政府的换届。这带来了两国外长之间的会晤,10月,一名被拘留的澳大利亚记者得到释放,11月,澳大利亚总理自2016年以来首次访问北京。
去年10月,北京同意重新审议这些关税,其中一些关税超过了200%。在本月的一项临时决定中,中国商务部表示,不再需要征收关税。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去年在北京发表讲话时表示,“稳定”两国关系有利于两个国家、两国经济,乃至更广泛地区的安全。他表示“有信心”取消关税。
当时,澳大利亚撤回了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并改变了取消一家中国公司对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99年租约的做法。随后,中国逐渐解除或审查了其他贸易禁令,煤炭、大麦和木材再次从澳大利亚流入中国。

中国消费者对澳大利亚红酒情有独钟,一些种植者顺应了这一需求,将白葡萄换成了赤霞珠、西拉和梅洛等红葡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用中国消费者喜欢的软木塞代替瓶口的螺旋盖。
关税始于2020年,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呼吁对新冠疫情的源起进行“客观、独立的评估”。中国对其所称的旨在推卸责任的“意识形态偏见和政治博弈”感到愤怒。
几个月后,中国商务部开始调查澳大利亚是否以人工操纵的低价向市场“倾销”葡萄酒。
到2020年11月,中国对澳大利亚瓶装葡萄酒征收116.2%至218.4%的“反倾销关税”,此前根据自由贸易协定,关税为零。2019年澳大利亚瓶装葡萄酒对中国的销售额为8亿美元,第一年就下降了97%。作为回应,澳大利亚向裁决国家之间贸易争端的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
亚洲酒类销售品牌和销售管理公司Nimbility创始人伊恩·福特说,对于已经在这期间接受了本土高端白酒、法国优质葡萄酒和更实惠的智利葡萄酒的中国消费者来说,关税表明了一种文化转变。“不要把它作为礼物送给政府官员,也不要在有政府官员出席的宴会上提供,”他说。“这几乎成了一种声明,表明现在这成了一种禁忌。”
他补充说,取消关税将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中国的一些经销商已经开始准备迎接来自澳大利亚备受欢迎的奔富(Penfold’s)品牌葡萄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