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摩擦不断。但至少有一个领域正在蓬勃发展:寻求在西方立足的中国初创企业正花费数十亿美元,在硅谷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提供的服务上投放广告。
Temu是中国电商巨头拼多多的国际分支,在谷歌上投放了大量极其廉价的商品的广告。随着首次公开募股的临近,快时尚商家希音(Shein)在Instagram上大量发布低价服装和配饰的广告。中国的视频流媒体和游戏应用开发商正在向Facebook、X和YouTube投入大量营销资金,以吸引潜在用户。
Facebook和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来自中国的广告客户占其收入的10%,几乎是两年前的两倍。根据Meta的广告库,去年,Temu在全球范围内通过谷歌服务投放了大约140万个广告,在Meta上投放了至少2.6万个不同版本的广告。
“Temu这样的公司所做的实际上就是拧开了资金投入的水龙头,源源不断流向广告,”eMarketer的高级零售分析师斯基·卡纳维斯表示。“你逃不开他们在Facebook、Instagram和谷歌搜索上的广告。”

广告开支的激增表明,尽管中美都在努力更加自立,但两国之间的联系仍然紧密。中国公司正在接触到庞大的消费者群体,而硅谷公司正在从一个他们本来不会涉足的市场赚钱。
中国初创企业的全球雄心助推了这场营销风暴。在国内,经济不再像过去几年那样突飞猛进地增长,企业受制于政府的繁复规定,令增长受到抑制。
对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红火一时的拼车服务提供商滴滴打车等公司的打击凸显了一个信息——无论一家公司有多么成功,如果它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习近平发生冲突,都可能被打倒。
“一家公司在中国的发展程度是有限的,”香港经济研究公司东方融资的创始人安德鲁·科利尔说。
但走向全球是有代价的。如果不付钱给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和Meta,就很难获得大量的数字关注。这两家公司主要通过谷歌搜索、YouTube、Google Play应用商店、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等在线资产销售大部分互联网广告。
在很大程度上,Alphabet和Meta的产品在中国是无法获得的。在中国提供服务,意味着要遵守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这引起了两家公司员工的抗议。

Alphabet和Meta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力非常大,以至于中国公司现在开始向它们求助。
Etsy首席执行官乔希·西尔弗曼去年11月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Temu和希音的大举支出“一手”推高了数字广告的成本。
过去几年,中国廉价电子商务公司在美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通货膨胀推高价格的情况下,它们以低成本的商品吸引买家。
Temu于2022年9月在美国开设了工厂。它出售的产品包括2美元的压蒜器和1.5美元的棉签盒。Temu目前在50个国家销售商品。
Temu以“像亿万富翁一样购物”为口号,一直大量购买各种形式的广告,从低成本的Facebook广告到超级碗期间的昂贵广告位。Temu拥有运营拼多多的PDD控股公司的雄厚资金。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估计,Temu去年在营销方面花费了30亿美元。在去年12月对希音提起的诉讼中,Temu表示,它在美国每天为大约3000万用户提供服务。根据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Temu的应用下载量在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中都是最高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