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3名中国顶尖游泳运动员在上届夏季奥运会前几个月药检呈阳性的消息曝光。在那之后,中国和全球反兴奋剂机构极力捍卫允许他们参加2021年奥运会的决定。他们坚称这些游泳运动员没有服用兴奋剂。
但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份秘密报告显示,中国和全球反兴奋剂机构在做出上述表态的同时,都知道这23名游泳运动员中有三人在几年前曾被检测出服用了另一种提高成绩的药物,但他们的身份没有公布,也没有因此而禁赛。
在这两起事件中,中国都声称这些游泳运动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摄入了违禁药物,一些反兴奋剂专家对解释持十分怀疑的态度。这两起事件加剧了竞争对手长期以来的怀疑,即他们认为的中国使用兴奋剂的模式,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不愿或是没有能力来处理这一问题。
这三名被披露在2016年和2017年的药检中呈阳性的中国运动员并非普通的游泳选手:其中两人后来在2021年东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第三人现在是世界纪录保持者。这三人预计将在7月的巴黎奥运会上再次争夺奖牌。

反兴奋剂专家表示,如果中国官员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两组药检呈阳性的情况下遵守现有规则,这些运动员的身份应该被公布并接受进一步调查,并可能被取消参加2021年奥运会的资格,甚至可能被取消参加下个月在巴黎开幕的奥运会的资格。
“我们采访过的运动员对反兴奋剂系统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感到震惊,”从事运动员权利工作的组织“全球运动员”总干事罗布·科勒说。“运动员需要严格遵守反兴奋剂规则,但负责追究他们责任的组织却不必照章行事。”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给《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证实,三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检测出含有所谓的“微量”违禁类固醇克伦特罗。该机构将2016年和2017年的事件归咎于食品污染,称其“普遍存在”。该机构在网上发布了冗长的回应,同时通过电子邮件将其发给了《纽约时报》。
“食品污染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反兴奋剂界也都知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总干事奥利维尔·尼格利说。
“涉案的三个运动员就是这种情况,”他补充道。“他们是顶尖级别的游泳运动员,在一个肉类普遍受到克伦特罗污染的国家,他们接受检测的频率非常高,因此他们可能是数以百计检测出微量克伦特罗的运动员之一,这并不奇怪。”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称,这些运动员体内的克伦特罗水平“非常低,是需要报告的最低水平的1/6~1/50”。但对于为什么没有公开这些体内含有克伦特罗的游泳运动员身份,该机构和尼格利都没有作出解释。

全球游泳类运动管理机构世界水上运动周五也证实这三名中国游泳运动员此前的克伦特罗检测呈阳性。
“我们可以证实,在2016年和2017年,有中国运动员克伦特罗检测呈阳性,”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机构(前身为国际泳联)表示在该组织档案中发现了这些药检呈阳性的记录,当时该组织的管理层与现在不同。
“如果有任何信息表明这些事件应该以不同的方式处理,那么我们当然会非常仔细地调查,”该机构表示,并补充说,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公布反兴奋剂审计复核的结果,包括“关于未来如何处理类似事件的明确指导方针”。
中国反兴奋剂机构撰写的一份机密报告中包含了2016年和2017年阳性检测的细节,该报告于2021年用于为23名游泳运动员洗脱罪名,并在当时交给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中国在报告中称,这23名游泳运动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一种心脏病药物污染,该药物不知何故出现在为他们准备的国内比赛膳食中。这一理论的依据是,在阳性检测结果出现两个月后,中国调查人员在游泳运动员下榻酒店的厨房里发现了微量的曲美他嗪药物(简称TMZ)。
TMZ可以帮助运动员加强体力和耐力,加快恢复时间,属于提高成绩的药物之一,使用者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