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旬,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 (Penpa Tsering)在访问欧洲时在巴黎接受了本台的专访。在这个部分,谈到了西方国家对西藏事业的关注,解决西藏危机的办法以及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

发表时间:

15 分钟

法广:中国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政治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西方社会是否已经忘记了西藏的事业?

边巴次仁:一段时间以来,我们认为欧洲不仅忘记了西藏事业,而且忘记了世界的整体人权状况。因为你们在这里有自由。你们有信息的自由流通,拥有人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即使火车晚点一小时,你们也会大声抱怨。但在西藏,在东土耳其斯坦,现在香港也是,这变得越发困难。你们认为理所当然的自由在西藏并不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尊者要传达这样的信息:要对这个世界进行整体性理解。欧洲人获得自由还不够,如果欧洲人拥有你们的所有需求还不够,整个世界都应是自由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年轻一代应该明白,世界上所有这 80 亿人的人类一体性的含义。

我希望欧洲年轻一代理解的另一个概念是,我们的存在具有相互依存的性质。因此,世界上一个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影响到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所以我们的方式并不是排他性的。在这个属于人类和所有其他动物的小星球上,我们都是包容的。因此,我们必须分享这个世界,我们都需要自由。所以,如果你拥有自由,那么你也应该帮助他人获得自由。否则,你也会失去自由。

现在中国谈的不仅仅是中国,还要谈论全球安全倡议、全球经济倡议、全球文明倡议,整个野心就是输出他们的治理体系,让中国、让全世界从他们的角度理解什么是人权。那么,欧洲人希望被威权主义统治吗?无论我们接受还是不接受?这是一场威权主义与自由世界之间的斗争,而中国并没有吸取尊重国际法的教训。现在,欧洲人只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才醒悟过来。即使在2014年入侵克里米亚后,他们也没有立即吸取教训。现在是时候了,包括欧洲人在内的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吸取教训:自由应普及到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不仅仅是欧洲人身上。否则,威权也会敲响你们的大门,到那时可能为时已晚。你们想被威权政权统治吗?我希望不是,所以请仔细考虑一下。

法广:您是否真的认为有可能找到解决西藏危机的办法,在中国之内?

边巴次仁:尊者一直很欣赏欧盟的概念。因为这个概念,欧洲人之间不再互相征战。他们学会了彼此相处。所以,如果这可以适用于欧洲,那么为什么不能适用于西藏和中国呢?因为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与中国为邻。当我们回到西藏时,我们也必须与中国人一起生活,因为我们没有像哈努曼那样的印度教猴神,可以把西藏从那个地方提出来,放到法国附近的某个地方。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和平共处。全世界都必须学会这一点。这些暴力会有什么帮助呢?正如我之前提到的,目前在以色列、加沙、乌克兰、俄罗斯、缅甸和非洲部分地区发生的暴力。这究竟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在为未来播下更多暴力的种子?

因此,每个人都应牢记圣雄甘地的一句话:以牙还牙将使整个世界失明。如果你以为你今天没有面对问题,你就可以不再有问题缠身,那你就错了。明天,同一个问题就可能会找上你。你永远不会知道。因此,要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就采取抢先的措施,以免它发生在你身上。还有, 因为你现在自由了,所以你必须为他人的自由而努力。这一点非常重要。

法广:达赖喇嘛的未来会怎样,因为达赖喇嘛现在已经不是西藏问题的政治领袖了。但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他过去曾谈到过(转世)这个问题。几年前他曾说过,也许不会有下一世达赖喇嘛了。另外,他去年在另一个采访中对路透社记者说,也许下一世达赖喇嘛会在印度,那么,达赖喇嘛这个人物未来会怎样呢?

边巴次仁:达赖喇嘛尊者并没有说得那么具体。比如,说他会在印度转世,但他一直说:我会出生在自由世界,而不是西藏——如果西藏不自由的话。因此,尊者在这一点上是一以贯之的。再过两个月,达赖喇嘛尊者就要 89 岁了。除了膝盖以外,他的健康状况一直非常、非常好。他仍然每周三次,即每周一、周三和周五接见 400 至 500 人。他让自己非常忙碌,也不停地让我们放心,他还能再活二十年,甚至更久。而且他还会露出牙齿说,我一颗牙齿都没有掉。

因此,我告诉我的中国朋友,这个信息是给你们的,因为你们在等待这位达赖喇嘛的死亡,而他将致力于长寿。因此,我有时会告诉他们,让我们看看是达赖喇嘛尊者比共产党更长寿,还是共产党活得比达赖喇嘛更长。但无论何时发生这种不测的情况,达赖喇嘛尊者的选择或继承过程都将由尊者决定,并且仅由尊者决定。因为藏传佛教是唯一有转世概念的佛教形式,其他佛教国家都没有。这将是一个纯粹的宗教问题,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不能干涉。否则,中国领导人们将不得不研究藏传佛教。他们必须相信死后生命的概念。因为如果你不相信死后生命的概念,你怎么会相信转世说呢?

尊者有时会开玩笑说,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认真对待(转世问题),他们应该首先寻找毛泽东的转世,其次是邓小平的转世,然后才或许是达赖喇嘛的转世。所以,如果中国政府真的认真对待的话,就应该研究藏传佛教并相信。不过,我可以向你们的听众透露的是,尽管中国领导人们说他们是共产党员,不信奉任何宗教,但我们有信息说,有些领导人会去会见西藏的精神导师。因此,世界是一个悖论。你知道,中国一直是一个悖论,一切都是矛盾的。是的,尊者现在还没有决定将是这条路线。

因为中国无法应对的一件事就是不可预测性。所以尊者说这可能是最后一世达赖喇嘛。他还说,这可能会是流溢说,即在你去世前任命某人。他还说,这可能会是一位女性达赖喇嘛。因此,所有选择都是开放的,让我们再等一年零两个月,看看尊者在90岁高龄时是否会发表一些声明,或者不会。或者他可能会说现在还为时过早,即使是当今。

非常感谢边巴次仁司政接受法广西班牙语记者Yago Martin的专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