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关于原子弹之父的奥斯卡获奖传记片《奥本海默》在日本上映,观影期间奥野佳子(音)被一场戏震惊了:科学家们用雷鸣般的跺脚和挥舞美国国旗来庆祝广岛上空的爆炸。
22岁的奥野说,看到这些兴高采烈的面孔“让我非常震惊”。奥野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在广岛长大,也是一名和平与环保活动人士。
在美国票房大卖八个月后,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来到日本观众面前,将处在对立面的美国人眼中这起日本历史上最具创伤性的事件呈现给他们。
影片讲述了J·罗伯特·奥本海默与其团队在美国对日本发动核时代第一波攻击之前取得的突破性发现。该片上个月获得了七项奥斯卡金像奖,其中包括最佳影片奖。

奥野周六在东京观看了这部电影,她悲叹影片没有反映广岛或长崎数十万原子弹受害者的经历。
“在人们没有正确了解核弹影响的情况下,这部电影在全世界各地上映是可怕的,”她说。至于奥本海默在影片后半部分表达的悔意,“如果他真的认为自己创造的技术被用来毁灭世界,”她说,“我希望他当时能为此做更多的事情。”
发行这部电影的日本独立发行商Bitters End在12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经过“多次讨论和考虑”,他们决定让《奥本海默》上映,因为“它所涉及的主题非常重要,而且对我们日本人来说具有特殊意义。”
早在这部电影在日本上映之前,潜在观众就被美国粉丝激怒了,后者在网上的“芭本海默”米姆里把《奥本海默》和《芭比》剧照混合到了一起,似乎没有把原子弹爆炸当回事。
考虑到日本国内的敏感问题,日本的一些影院贴上了可能造成他人不适的警告,并用标语提醒观众注意“可能会让观众想起原子弹爆炸造成的伤害”的场景。
该片在全日本343家影院上映,首映三天票房收入3.793亿日元(约合250万美元),成为2024年迄今为止日本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

一些评论人士表示,尽管早些时候存在争议,但他们还是认为这部电影在日本上映是件好事。“我们不能创造一个无法观看、思考和讨论的社会,”日本最大的日报《读卖新闻》编辑委员会成员恩田靖子(音)写道。“我们看电影的眼睛一定不能狭隘。”
包括原子弹幸存者在内的一些人对影片没有采用广岛或长崎的场景表示抗议,而东京大学美国研究教授矢口祐人表示,《奥本海默》只是反映了一种传统观点,这种传统观点在叙事中忽略了其他方面,包括土地被用于核试验的美洲原住民。
这部电影“赞颂了一小群十分享受其特权和热爱政治权力的白人男性科学家,”矢口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为什么这样一个相当片面的白人男性故事在美国继续吸引如此多的关注和称赞,以及它对美国(和其他地方)当前政治和更大层面的记忆政治的影响。”
一些在周末观看了这部电影的观众表示,他们意识到电影还有另一个故事要讲。
50岁的丹野多恵(音)与丈夫在日本第二大城市横滨观看了影片,她说,当奥本海默开始意识到他和他的科学家伙伴们所造成的毁灭性破坏时,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奥本海默的憎恶上。
丹野说:“我真的这么觉得,他的感受确实如此,一种悔恨。”
分享